用靈魂感悟設計 · 用設計創造價值
WITH SOUL FEELING DESIGN WITH DESIGN TO CREATE VALUE
您當前位置:  設計中國    ⁄    人物訪談    ⁄ 資訊內容

倪陽:設計的底層邏輯將被迭代定義

作者:admin      來源:互聯網      發布時間: 2021/1/29 9:15:22     瀏覽:
中國設計者們,以設計、匠心、創新影響著中國設計的發展軌跡,用自己的堅持,引領中國設計走向世界。

  中國設計者們,以設計、匠心、創新影響著中國設計的發展軌跡,用自己的堅持,引領中國設計走向世界。秉著為設計加冕的初心,網易設計特別設置了“2020年度設計影響力大獎”、“2020年度設計推動大獎”、“2020年度設計匠心獎”、“2020年度設計城市貢獻獎”等獎項,以此向中國當代最優秀的設計師們獻禮。

  年度設計匠心人物大獎

  在這個追求快速與效率的設計行業里,總有人選擇“反其道而行之”。

  他們摒棄浮躁,隱去喧嘩,他們選擇慢下來,感受美、創造美,堅持“從99%提高到99.99%”的極致追求,用一份沉甸甸的匠心創造一個又一個令世界驚艷的設計作品。

  2020年11月,網易新聞2020態度設計大獎頒獎現場,網易設計向建筑學博士、極尚建筑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創始人&首席設計師 倪陽頒發了“網易新聞2020態度設計大獎之年度設計匠心人物大獎”,以此向中國當代最優秀的設計師們獻禮。

  從設計教育到設計再學習,從設計創作到設計組織建構……倪陽老師的人生擁有“創始人”“設計師”、“建筑學博士”、“學會理事長”等多個標簽,回顧走過的路,展望未來前行的方向,他認為設計師應當不斷審視設計的生存方式,迭代定義設計的底層邏輯。

  恰逢2021年開啟,記者對倪陽老師進行專訪,細談設計的過去與未來。

  以下為專訪實錄:

  記者:如果把您的職業發展過程劃分開幾個階段?您會如何劃分?

  倪陽:作為一個“過來人”,我更看中職業發展脈絡的原動力,是因為我對美的執著追求,是對“不美”的反感,對“不美”始終的憤慨。這是我所經歷的環境深刻變化過程所導致的,所以它也對一路走來的我產生了根本性影響。

  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獨特且多樣的職業發展趨勢和軌跡,回顧過往,仿佛有一個個散落且閃爍的珠子被一條追求美的主線串聯起來。如果要劃分我的職業發展階段,可以分為五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在學校從事設計教育的教學工作;第二階段是跨專業重回讀書學習的歷程;第三階段是在相關設計及工程企業獲得相應的實踐歷練;第四階段是自己創辦設計及施工企業,從較單一簡單項目類型拓展至全系列的工裝項目類型;第五階段是設計圈的學會協會平臺組織的建構發展工作。

  上海德達國際醫院

  記者:在這幾個不同的階段,您對“設計”的理解有沒有發生變化?

  倪陽:對“設計”的理解在本質方面應該是沒有變的,只是不間斷地在加深思考與體驗。設計是我們人與環境交互過程中一種適應的智慧,一種想象力,設計的成果可以理解為豐富多樣的類型產品,是基于問題導向的系統解決方案。由于對設計認知是有不同的層級概念,所以從設計趨勢引領性來看,文化及藝術的價值是決定性的。我在設計教育、設計實踐、設計運營管理、設計行業集成等很不相同維度的工作經歷中感悟頗多;同時,我的設計基礎積累,是相對較完整地完成了平面設計和空間設計兩個專業的教育和訓練,這些綜合的過程經歷使得我對“設計”有著更深刻的理解和思辨?!霸O計”是理性與感性高度融合的產物,隨著時代而產生的觀念及產品的產物,“設計”也是有著廣義及狹義的兩個角度和多個層次的不同理解,“設計”在某種程度上更是一種哲學的態度和價值觀的體現,“設計”隨著時間與自然有機的互動生存適應,充滿變數,充滿生命力。

  上海德達國際醫院

  記者:近些年,國內的設計發展速度可以說是有了質的飛躍,但是從世界范圍來看,網上有聲音覺得中國的設計還是沒有打出自己的風格,您同意這種觀點嗎?您對于打造中國設計有怎樣的見解或建議呢?

  倪陽:風格問題的糾結和討論必然是持續的,是每個設計師天天在苦惱的問題。我們感覺的到中國設計影響力在逐漸上升,這是不爭的事實,但僅從設計現象維度來談是不易談清楚的,不如暫時先放一下。

  從全球大格局來看有著東西方的不同風格的精彩互動與平衡,但在當下西方語境為主導的價值評價體系中,風格的定義也有博弈的成分。

  我們不妨先從日本設計在全球的影響力來進行分析,他們的確是處于經濟更發達的狀態以及背后有一大批教育、科技、文化、藝術、哲學思想類的世界級大家的涌現和支撐,這才具有了能代表東方設計風格的實力基礎。中國的高速發展同樣舉世矚目,但軟實力的沉淀并非是一朝一夕的,還需要良好的社會生態、健康的發展機制等作為基礎環境。

  疫情的出現以及初步的結果令全球對中國文化精神有了不同的解讀,所以作為對東方風格具有決定性影響力的中國,要想在未來世界風格格局中具有一席之地,是否還需有另類的底層邏輯呢?不管怎樣,我們在繼續的文明進程中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

  21世紀美術館

  記者:在設計中,如何做到傳統和創新、美學和科學、東西方理念和文化的融會貫通?

  倪陽:這三組對立的問題,實際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不可分割的整體,研究傳統的時候是因為有創新的角度,創新又是基于對傳統的深刻理解;美學依附于科學,科學再現美學;東西方理念文化同樣是一個硬幣的兩個面。這個高度融會貫通是設計師要終生追求的目標。這個平衡術要求我們也需要成為研究型的設計師、變成歷史學的雜家,變成對未來癡迷的精靈,當然最重要的是要變成找到自己的挖掘者并成為自己心靈的中醫師。

  設計還有其他需要平衡的要素。比如,設計師和客戶認知、審美的平衡,預算和效果之間的平衡,客戶給的時間和設計所需時間之間的平衡等等。

  21世紀美術館

  記者:最近有什么設計作品對您產生了新的啟發和思考?

  倪陽:阿那亞的地產旅游項目令我印象深刻,它從一個爛尾樓盤演變成一個中產生活方式的居住地和網紅打卡勝地。實地的場景體驗讓我感觸頗深,這是一個線上自下而上的烏托邦群體與發展商啟動設計價值自上而下高度融合的成功案例,是基于對特定人群生活方式和價值觀精準定位的再現,創造出有持續生命力的生活場景。

  我們看到了設計賦能在生活全生態系統的價值意義,是設計對適應生活、融入生活的智慧和想象力,是設計對服務對象訴求的深度回應,是人文美感韻味及人類精神在設計中淋漓盡致的綻放。

  設計不再是某個被肢解的、所謂專業類型劃分的碎片,我們這個時代和時期需要深刻審視設計的生存方式,設計的底層邏輯將被迭代定義。

  21世紀美術館

  記者:您的作品有沒有被外界打過一些標簽?您對這種固定標簽會有壓力嗎?

  倪陽:好像還沒有這樣的經歷,但作為設計師及我自身的性格特質是對標簽化有著極敏感和高度警惕的本能。另一個方面講,事實上標簽又是一種自然流露,標簽的顯露有著他的必然性。如果我們以追求作品的態度會竭力突破標簽化,以商業的角度會注重效率和標準化,標簽化容易操作一些。

  平安金融中心寫字樓

  記者:您目前有沒有在準備一些新的作品呢?可以向我們透露一下嗎?

  倪陽:近期在大健康的項目范疇內嘗試設計價值的體現。去年下半年剛完成一個歷時3年的大型??漆t院;今年上半年會完成一個線上醫療健康平臺區域總部的項目。

  記者: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疫情雖然讓生活停擺,但也使得設計思維滲透到社會的更多層面。您覺得一名設計師,要有什么樣的社會責任感?

  倪陽:設計師是一種為社會服務的職業,是發揮設計師個人能力、為需求者實現其愿望和價值的工作。疫情突襲了我們的常規生活,顛覆了過往的生活方式與概念,生活、工作中每個細節涌現的問題蜂擁而至,使得設計思維本能的在逆襲。

  設計師有著敏感捕捉及理性分析問題的本能和技能,要解決如疫情讓我們每個人因物理隔離所產生的一系列衣食住行“新規范”的適應方式問題,特別是在疫情極端狀態情況下,可通過行業組織提供對政府及管理機構的相關咨詢和公益服務,發揮設計師的職業優勢特質,為適應疫情、緩解疫情奉獻自己的力量。

  平安金融中心寫字樓

  記者:2021年準備到了,您可以對過去一年的自己做一些總結嗎?另外您對新的一年的發展規劃和期望是怎樣的呢?

  倪陽:過去一年在具體設計項目實施及學會平臺運作工作的過程中,更多審視自己作為微塵的角色和意義價值,在無限小與無限大的游離狀態中察覺生存的體驗。新的一年期望能實現自己喜歡且勝任的設計項目,期待在設計平臺的工作中發揮更多的關注力和想象力。

  平安金融中心寫字樓

  記者:作為網易的年度態度設計人物,可以邀請您給年輕的國內設計師一些寄語嗎?

  倪陽:擁抱世界的每一種可能性,在選擇適應中放飛你的智慧和想象之翼。



公寓里面的妹子靠谱吗